老驥伏櫪 志在抗“疫”?丨隨筆抗“疫”《雜感七首》——張恩俊
時間:2020年04月01日   作者:佚名   來源:本站原創   瀏覽次數:

雜感一

   早春二月,乍暖還寒。白天艷陽高照,晚上就來一場雨夾雪。真乃天有不測風云。

   然,人也有旦夕禍福。忽倏間,”冠”魔肆虐神州,封城,閉戶,禁足,耗資,奪命,“灑向人間盡是怨”!
口罩,一夜間“洛陽紙貴”,一罩難求。于是乎,全國“聞罩而動”,開機造罩,轉產生罩,加班增罩,愛心奉罩,域外援罩。罩之風兮掠宇穹,安得億罩兮濟蒼生!
   好在,百姓們人人一罩貼面,亦貼心。這罩,既是“防火墻”,又是通行證。出小區,進超市,坐公交,乘電梯,無罩止步。口罩成了民眾的“標配”,其實已升級為第二身份證。沒有“罩”著,寸步難行。噫吁嚱,無罩之難,難于上青天!
雜感二
  “新冠”打開了潘多拉魔盒,妖霧彌漫。“白衣天使”橫空出世,“三打白骨精”,艱苦果決,戰績卓著。
   人們曾吐槽醫者有這樣那樣的“事情”。是的,他們和我們一樣,都有人性的弱點。但他們首先是戰士,是在關鍵時刻拉得出,頂得上,浴血奮戰的戰土,而不是“完美的蒼蠅”。
    醫者仁心,“懸壺濟世”。疫情就是命令,他們義無反顧,以命救命。有的被感染,有的已犧牲,令人淚目!我們亳不吝嗇地呼他們一聲“天使”,豈不善哉!

雜感三
   或問,人有魂乎,很難眾口一詞。但問,詩有魂乎,必會達成共識。
   唐詩宋詞傳千年而不衰,越歷代而愈盛,何也?詩魂至靈至智至豪至美故也。
   詩言志。詩魂即民族魂。偉大的民族,孕育出不朽的詩魂。
   經典詩詞,歌之誦之,歷久彌新;思之品之,溫故知新。日讀一詩,積微成著,腹有詩書氣自華。愿詩魂引我魂,讓我魂追詩魂。

雜感四
   罪惡是人類的共同敵人,善良是人類的共同天性。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。
   社會發展史的內核,其實是人類追求真善美的歷史。昨仇今友,昨斗今休,昨怒今笑,皆因善為使者。
   君不見,“新冠”之疫天上來,奔騰翻滾禍華夏。荊楚告急,舉國增援。域外多國亦馳援。日本尤亮眼。贈援物資的外包箱上寫有中國詩詞。“青山一道同云雨,明月何曾是兩鄉”,“豈曰無衣,與子同裳”。有歷史,有故事,有溫暖,有情誼。
   善為媒,災難催真情。人類終將在真善美的航道上攜手同行。信然!

雜感五
   李蘭娟院士既是戰“疫”能手,又是針砭時弊高手。她突然振臂一呼:薪酬分配應向科學家、醫生、教師傾斜,限制演藝界的高薪。振聾發聵!
   演藝界收入之離譜,早被社會詬病。“家”們卻道:市場使然。孰不知,市場是可以炒作的。猶如股市,憑“炒”而作,故曰“炒股”。一垃圾股被莊家力炒,使之飄紅,實則虛紅。
   演藝界盛行“捧”。老捧少,“星”捧“草”,“名導”捧“鮮肉”,“粉絲”捧“所好”。其實,“捧”就是“炒”。某“微”演格格,一戲“炒”紅,因“紅”摟錢,據稱家資幾十億!兩彈一星科學家,默默無聞,清貧奉獻。虧科學家,就是損民族前程!
   從經濟學看,演藝界薪酬奇高,是價格與價值的背離。從社會學看,將演藝界高高置于千層萬眾之上,非安寧之道。
   讓演藝界從“天堂”回“人間”, 刻不容緩!
雜感六
   欣聞植物園開放,宅了月余的我,似獲特赦,幾分激動,幾分感恩。
   園中游人稀疏。人們雖佩戴口罩,但從輕盈的腳步中溢出愉悅之情。
   春的氣息彌漫園中。沉淀了多日的空氣格外清新,我情不自禁地做起了深呼吸。至密林無人處,索性卸去“標配”,任性貪婪地深吸長呼。一縷縷微甜綿長之氣鉆腦,進肺,透心,游走于四肢百骸。俄頃,飄飄然,物我兩忘,榮辱皆拋,自得洋洋者矣!
   回家午餐,頓覺飯菜香氣襲鼻,噬之吞之,不亦樂乎!
雜感七
  “紅杏枝頭春意鬧”,一個“鬧”字,點出了春的本色,寫透了春的神韻,是一曲盛唐之春的“詠嘆調”。
   庚子之春的華夏,“新冠”洶洶,萬人空巷,疫“鬧”而人難“鬧”。
   想起了杜甫寫于“安史之亂”的《春望》:“國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感時花濺淚,恨別鳥驚心”。看,“國破”了,城中的荒草凄涼,花兒濺落傷心之淚,鳥兒哀嗚驚悸。
   春本無顏色,國運調濃淡。 國興春艷,國衰春敗,國破春亡。我輩游春,當記興國之責。

上一篇:散文詩——我叫馬虎,我叫麻痹,我叫……
下一篇:《我和礦山,今生扯不斷的情緣》----王 芳
韩国1.5分彩官方开奖